一尾中特平网站  


 

墻頭馬上(裴少俊墻頭馬上)


白樸


  第一折
  (沖末扮裴尚書引老旦扮夫人上,詩云)滿腹詩書七步才,綺羅衫袖拂香埃。今生坐享榮華福,不是讀書那里來。老夫工部尚書裴行儉是也。夫人柳氏,孩兒少俊。方今唐高宗即位儀鳳三年。自去年駕幸西御園,見花木狼藉,不堪游賞,奉命前往洛陽,不問權豪勢要之家,選揀奇花異卉,和買花栽子,趁時栽接。為老夫年高,奏過官里,教孩兒少俊承宣馳驛,代某前去。自新正為始,得了六日宣限,那的是老夫有福處。少俊三歲能言,五歲識字,七歲草字如云,十歲吟詩應口,才貌兩全,京師人每呼為少俊。年當弱冠,未曾娶妻,不親酒色;如今差他出去公干,萬無一失。教張千伏侍舍人,在一路上休教他胡行,替俺買花栽子去來。(下)(外扮李總管上,云)老夫姓李,雙名世杰,乃李廣之后,當今皇上之族。嫡親三口兒,夫人張氏,有女孩兒小字千金,年方一十八歲,尤善女工,深通文墨,志量過人,容顏出世。老夫前任京兆留守,因諷諫則天,謫降洛陽總管。老夫當初曾與裴尚書議結婚姻,只為宦路相左,遂將此事都不提起了。如今左司家勾喚我,今日便行;留下夫人與孩兒,緊守閨門。待我回來,另議親事,未為遲也,(下)(正末扮裴舍人引張千上,云)小生是工部尚書舍人裴少俊。自三歲能言,五歲識字,七歲草字如云,十歲吟詩應口,才貌兩全,京師人每呼為少俊。年當弱冠,未曾娶妻,惟親詩書,不通女色。承宣馳驛,前來洛陽,不問權豪勢要之家,名園佳圃,選揀奇花,和買花栽子。就用一車裝送,來日起程。今日乃三月初八日,上巳節令,洛陽王孫士女,傾城玩賞。張千,咱每也同你看去來。(下)(正旦扮李千金領梅香上,云)妾身李千金是也。今日是三月上巳,良辰佳節,是好春景也呵?。廢閽疲┬〗?,觀此春天,真好景致也。(正旦云)梅香,你覷著圍屏上佳人才子,士女王孫,是好華麗也。(梅香云)小姐,佳人才子為甚都上屏障,非同容易也呵?。ㄕ┏?/font>


  【仙呂】【點絳唇】往日夫妻,夙緣仙契。多才藝,倩丹青寫入屏圍,真乃是畫出個蓬萊意。
  (梅香云)小姐看這圍屏,有個主意:梅香猜著了也,少一個女婿哩?。ㄕ┏?/font>
  【混江龍】我若還招得個風流女婿,怎肯教費工夫學畫遠山眉。寧可教銀缸高照,錦帳低垂;菡萏花深鴛并宿,梧桐枝隱鳳雙棲。這千金良夜,一刻春宵,誰管我衾單枕獨數更長,則這半床錦褥枉呼做鴛鴦被。(梅香云)等老相公回來呵,尋一門親事,可不好也。(正旦唱)流落的男游別郡,耽閣的女怨深閨。
  (梅香云)小姐,這幾日越消瘦了。(正旦唱)
  【油葫蘆】我為甚消瘦春風玉一圍,又不曾染病疾,近新來寬褪了舊時衣。(梅香云)夫人道,小姐不快時,少做女工,勝服湯藥。(正旦唱)害的來不疼不痛難醫治,吃了些好茶好飯無滋味,似舟中載倩女魂,天邊盼織女期。這些時困騰騰,每日家貪春睡,看時節針線強收拾。
  【天下樂】我可便提起東來忘了西,(梅香云)昨日幾家來問親,小姐不語怎么?(正旦唱)咱萱堂又虛著面皮,至如個窮人家女孩兒到十六七,或是誰家來問親,那家來做媒,你教女孩兒羞答答說甚的?    
 ?。廢閽疲┙袢丈纖?,王孫士女,寶馬香車,都去郊外玩賞去了;咱兩個去后花園內看一看來。(正旦云)梅香,將著紙墨筆硯,咱去來。(做行科)(正旦唱)
  【那吒令】本待要送春向池塘草萋,我且來散心到荼(艸縻)架底,我待教寄身在蓬萊洞里。蹙金蓮紅繡鞋,蕩湘裙鳴環珮,轉過那曲檻之西。
  【鵲踏枝】怎肯道負花期,惜芳菲。粉悴胭憔,他綠暗紅稀。九十日春光如過隙,怕春歸又早春歸。
  【寄生草】柳暗青煙密,花殘紅雨飛。這人、人和柳渾相類,花心吹得人心碎,柳眉不轉蛾眉系。為甚西園陡恁景狼藉?正是東君不管人憔悴!
  【幺篇】榆散青錢亂,梅攢翠豆肥。輕輕風趁蝴蝶隊,霏霏雨過蜻蜒戲,融融沙暖鴛鴦睡。落紅踏踐馬蹄塵,殘花醞釀蜂兒蜜。
 ?。ㄅ嶸崞锫硪徘?,云)方信道洛陽花錦之地,休道城中有多少名園。(做點花本科,云)你覷這一所花園。(做見旦驚科,云)一所花園。呀,一個好姐姐?。ㄕ┘┛?,云)呀,一個好秀才也?。ǔ?br />   【金盞兒】兀那畫橋西,猛聽的玉驄嘶。便好道杏花一色紅千里,和花掩映美容儀。他把烏靴挑寶鐙,玉帶束腰圍,真乃是能騎高價馬,會著及時衣。
  (正末云)你看他霧鬢云鬟,冰肌玉骨;花開媚臉,星轉雙眸。只疑洞府神仙,非是人間艷冶。(梅香云)小姐,你聽來。(正旦唱)
  【后庭花】休道是轉星眸上下窺,恨不的倚香腮左右偎。便錦被翻紅浪,羅裙作地席。(梅香云)小姐休看他,倘有人看見。(正旦唱)既待要暗偷期,咱先有意,愛別人可舍了自己。
  (梅香云)小姐,你卻顧盼他,他可不顧盼你哩。(張千上,云)舍人,休要惹事,咱城外去看來。(做催科)(裴舍云)四目相覷,各有眷心,從今已后,這相思須害也。
 ?。ㄕ徘ё齟嘰蚵砜?,云)舍人去罷。(裴舍云)如此佳麗美人,料他識字,寫個簡帖兒嘲撥他。張千,將紙筆來,看他理會的么。(做寫科,云)張千,將這簡帖兒與那小姐去。(張千云)舍人使張千去,若有人撞見,這頓打可不善也。(裴舍云)我教你,有人若問呵,則說俺買花栽子,不妨事。若見那小姐,說俺舍人教送與你。(張千云)舍人,我去。(裴舍云)那小姐喜歡,你便招手喚我,我便來;若是搶白,你便擺手,我便走。(張千云)我知道。
 ?。ㄗ黽┛?,云)小姐,你這后花園里有賣花栽子么?(梅香云)這里花栽子誰要買?(張千云)俺那舍人要買。
 ?。ㄗ穌惺鄭ㄅ嶸嵬?,云)謝天地,事已諧矣?。廢闋黿鋅?,云)小姐,那兩個人拿過一張兒紙來,不知寫甚么,小姐看咱?。ㄕ┳瞿釷?,云)只疑身在武陵游,流水桃花隔岸羞。咫尺劉郎腸已斷,為誰含笑倚墻頭。梅香,將紙筆來。(做寫科,云)梅香,我央你咱,你勿阻我。將這一首詩送與那舍人。(梅香云)小姐,教我送這詩與誰去也?詩中意怎生?見那秀才道甚的?則怕有人撞見怎了?(正旦云)好姐姐,你與我走一遭去。(梅香云)你往常打我罵我,今日為甚的央我?著我寄與誰?(正旦唱)


  【幺篇】你道是情詞寄與誰,我道來新詩權做媒。我映麗日墻頭望,他怎肯袖春風馬上歸。怕的是外人知,你便叫天叫地,哎!小梅香好不做美。
 ?。廢閽疲┱餳蛺宜陀肜戲蛉巳?。(正旦云)梅香,我央及你,要告老夫人呵,可怎了?。廢閽疲┠慊琶??(正旦云)可知慌哩。(梅香云)你怕么?(正旦云)可知怕哩。(梅香云)我斗你耍哩。(正旦云)則被你唬殺我也。(梅香送裴舍科,云)俺小姐上復舍人,看這首詩咱。(裴舍看科,詩云)深閨拘束暫閑游,手拈青梅半掩羞。莫負后園今夜約,月移初上柳梢頭。千金作。這小姐有傾城之態,出世之才,可為囊篋寶玩。(梅香云)俺小姐道來,今夜后園中赴期,休得失信。(裴舍云)張千,俺打那里過去?(張千云)跳墻過去。(梅香轉向旦云)小姐,他待跳墻來也?。ㄕ┏?br />   【賺煞】這一堵粉墻兒低,這一帶花陰兒密。與你個在客的劉郎說知:雖無那流出胡麻香飯水,比天臺山到徑抄直。莫疑遲,等的那斗轉星移,休教這印蒼苔的凌波襪兒濕。將湖山困倚,把角門兒虛閉,這后花園權做武陵溪。(下)
 ?。ㄅ嶸嵩疲┎牙?!這一場喜事,非同小可。只等的天晚,便好趕約去也。(詩云)偶然間兩相窺望,引逗的春心狂蕩。今夜里早赴佳期,成就了墻頭馬上。(下)
    
  第二折
  (夫人同老旦嬤嬤上,云)老身是李相公夫人。相公左司家喚的去了,不見回來。今日老身東閣下探妗子回來,身子有些不快。天色晚也,梅香,繡房中道與小姐,休教他出來。嬤嬤收拾前后,我歇息去也(下)(裴舍上,云)我回到這館驛安下,心中悶倦,那里有心去買花栽子。巴不得天晚了也,我如今與小姐赴期去來。(下)(正旦同梅香上,云)今日因去后園中看花,墻頭見了那生,四目相視,各有此心,將一個簡帖兒約今夜來赴期。我回到繡房中,梅香,不知夫人睡去也不曾?(梅香云)我去看來。(下)(正旦做睡,梅香推科,云)小姐,小姐?。ㄕ┬芽?,云)我正好做夢哩。(梅香云)你夢見甚么來?(正旦唱)
  【南呂】【一枝花】睡魔纏繳得慌,別恨禁持得煞。離魂隨夢去,幾時得好事奔人來。一見了多才,口兒里念,心兒里愛,合是姻緣簿上該。則為畫眉的張敞風流,擲果的潘郎稔色。
  (梅香云)今夜好歹來也,則管里作念的眼前活現。
 ?。ㄕ┏?br />   【梁州第七】早是抱閑怨,時乖運蹇;又添這害相思,月值年災。(帶云)休道是我,(唱)天若知道和天也害。(云)梅香,這早晚多早晚也?(梅香云)是申牌時候了。(正旦唱)幾時得月離海嶠,才則是日轉申牌。(梅香云)小姐,日頭下去了,一天星月出來了。(正旦唱)怕露驚宿鳥,風弄庭槐??匆有庇逞?,都不動纖細塵埃。月也你本細如弓,一半兒蟾蜍,卻休明如鏡照三千世界,冷如冰浸十二瑤臺。禁壚瑞靄,把剔團圞明月深深拜,你方便,我無礙。深拜你個嫦娥不妒色,你敢且半霎兒霧鎖云埋。
  (梅香云)這場事也非容易哩?。ㄕ┏?/font>  
  【牧羊關】待月簾微簌,迎風戶半開;你看這場風月規劃。
  (梅香云)怎生規劃?(正旦云)你與我接去。(梅香云)怕他不來!倒教我去接他。(正旦唱)就著這風送花香,云籠月色。(梅香云)小姐,為甚么著我接他去?(正旦唱)你道為甚著你個丫鬟迎少俊,我則怕似趙杲送曾哀。(梅香云)這里線也似一條直路,怕他迷了道兒?(正旦唱)你道方徑直如線,我道侯門深似海。
  (梅香云)你兩個頭目,自說話來。(正旦唱)
  【罵玉郎】相逢正是花溪側,也須穿短巷過長街。(梅香云)到那里便喚你來。(正旦唱)又不比秦樓夜宴金釵客,這的擔著利害,把你那小性格且寧奈。
  【感皇恩】咱這大院深宅,幽砌閑階,不比操琴堂,沽酒舍,看書齋。(梅香云)遲又不是,疾又不是,怎生可是?(正旦唱)教你輕分翠竹,款步蒼臺,休驚起庭鴉喧,鄰犬吠,怕院公來。
  (梅香云)小姐,這來時可著多早晚也?(正旦唱)
  【采茶歌】把粉墻兒挨,角門兒開,等夫人燒罷夜香來。月色朦朧天色晚,鼓聲才動角聲哀。
  (梅香云)我說與你,夫人已睡了也,一準不來了。今夜嬤嬤又在前面守著庫房門哩。天色晚了,我點上燈,就接姐夫去。(裴舍引張千上,云)張千,休大驚小怪的,你只在墻外等著。(做跳墻見科,云)梅香,我來了也。(梅香云)我說去。小姐,姐夫來了也。你兩個說話,我門首看著。(裴舍云)小生是個寒儒,小姐不棄,小生殺身難報。(正旦云)舍人則休負心?。ǔ?/font>
  【隔尾】我推粘翠靨遮宮額,怕綽起羅裙露繡鞋。我忙忙扯的鴛鴦被兒蓋,翠冠兒懶摘,畫屏兒緊挨。是他撒滯殢,把香羅帶兒解。
  (嬤嬤上,云)這早晚小姐房里有人說話,在窗下聽咱。呀,果然有人,我去覷破他。(梅香云)小姐,吹滅了燈,嬤嬤來也?。ㄦ宙衷疲┐得鵒說??我聽的多時了也?你待走那里去?(裴舍同旦做跪科,正旦云)是做下來也,怎見父母!奶奶可憐見,你放我兩個私走了罷,至死也不敢忘你。(嬤嬤云)兀的是不出嫁的閨女,教人營勾了身軀,可又隨著他去。這漢子是誰家的?(裴舍云)小生是客寄書生,乞容寬恕。(嬤嬤云)俺這里不是贏奸買俏去處。(正旦唱)
  【紅芍藥】他承宣馳驛奉官差,來這里和買花栽。又不是瀛州方丈接蓬萊,遠上天臺。比畫眉郎多氣概,驟青驄踏斷章臺。(嬤嬤云)都是這梅香小奴才勾引來的?。ㄕ┏┩髀釧島團∨?,要這般當面搶白。
  (嬤嬤云)不是這奴胎是誰?(正旦唱)
  【菩薩梁州】是這墻頭擲果裙釵,馬上搖鞭狂客。說與你個聰明的奶奶,送春情是這眼去眉來。(嬤嬤云)好!可羞也那不羞?眼去眉來,倒與真奸真盜一般,教官司問去。(正旦唱)則這女娘家直恁性兒乖,我待舍殘生還卻鴛鴦債,也謀成不謀敗。是今日且停嗔過后改,怎做的奸盜拿獲?
  (嬤嬤云)你看上這窮酸餓醋甚么好?(正旦唱)
  【牧羊關】龍虎也招了儒士,神仙也聘與秀才,何況咱是濁骨凡胎。一個劉向題倒西岳靈祠,一個張生煮滾東洋大海。卻待要宴瑤池七夕會,便銀漢水兩分開!委實這烏鵲橋邊女,舍不的斗牛星畔客。
  (嬤嬤云)家丑事不可外揚。兀那漢子,我將你拖到宮中,不道的饒了你哩。(裴舍云)嬤嬤,你要了我買花栽子的銀子,教梅香喚將我來,咱就和你見官去來。(正旦唱)
  【三煞】不肯教一床錦被權遮蓋,可不道九里山前大會垓,繡房里血泊浸尸骸。解下這摟帶裙刀,為你逼的我緊也便自傷殘害,顛倒把你娘來賴。(梅香云)你要他這秀才的銀子,教我去喚將他來。便見夫人,也則實說。(嬤嬤云)夫人也不信。(正旦唱)你則是拾的孩兒落的摔,你待致命圖財。
  【二煞】我怎肯掩殘粉淚橫眉黛,倚定門兒手托腮,山長水遠幾時來。且休說度歲經年,只一夜冰消瓦解,恁時節知他是和尚在缽盂在。他憑著滿腹文章七步才,管情取日轉千階。
  (嬤嬤云)親的則是親,若夫人變了心,可不枉送我這老性命。我如今和你商量,隨你揀一件做:第一件,且教這秀才求官去,再來取你;不著,嫁了別人。第二件,就今夜放你兩個走了,等這秀才得了官,那時依舊來認親。(正旦云)嬤嬤,只是走的好。(唱)
  【黃鐘尾】他折一枝丹桂群儒駭,怎肯十謁朱門九不開。
  (嬤嬤云)若以后泄漏出些風聲,枉壞了一世前程,拆散了一雙佳配。常言道:一歲使長百歲奴。我耽著利害放您,則要一路上小心在意者。(正旦云)母親年高,怎生割舍?。ㄦ宙衷疲┓蛉舜τ形以詿?,你自放心去罷。(正旦同裴謝科,正旦唱)不是我敢為非敢作歹,他也有風情有手策;你也會圓成會分解,我也肯過從肯耽待。便鎖在空房,嫁在鄉外。你道父母年高老邁,那里有女孩兒共爺娘相守到頭白?女孩兒是你十五歲寄居的堂上客。(同裴舍、梅香下)
 ?。ㄦ宙衷疲┧咳ヒ?。若夫人問時,說個謊道,不知怎生走了;料夫人必然不敢聲揚。等待他日后再來認親,也未遲哩。(下)

 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三折
  (裴尚書上,云)自從少俊去洛陽買花栽子回來,今經七年。老夫常是公差,多在外,少在里。且喜少俊頗有大志,每日只在后花園中看書,直等功名成就,方才娶妻。今日是清明節令,老夫待親自上墳去,奈畏風寒,教夫人和少俊替祭祖去咱。(下)(裴舍引院公上,云)自離洛陽,同小姐到長安七年也。得了一雙兒女,小廝兒叫做端端,女兒喚做重陽。端端六歲,重陽四歲,只在后花園中隱藏,不曾參見父母,皆是院公伏侍,連宅里人也不知道。今日清明節令,父親畏風寒,我與母親郊外墳塋中祭奠去。院公在意照顧,怕老相公撞見。(院公云)哥哥,一歲使長百歲奴。這宅中誰敢提起個李字!若有一些差失,如同那趙盾便有災難,老漢就是靈輒扶輪,王伯當與李密疊尸,為人須為徹。休道老相公不來,便來呵,老漢憑四方口,調三寸舌,也說將回去。我這是蒯文通、李左車。哥哥,你放心,倚著我呵,萬丈水不教泄漏了一點兒。(裴舍云)若無疏失,回家多多賞你。(下)(正旦引端端、重陽上,云)自從跟了舍人來此呵,早又七年光景,得了一雙兒女。過日月好疾也呵?。ǔ?/font>
  【雙調】【新水令】數年一枕夢莊蝶,過了些不明白好天良夜。想父母關山途路遠,魚雁信音絕。為甚感嘆咨嗟,甚日得離書舍?
  【駐馬聽】憑男子豪杰,平步上萬里龍庭雙鳳闕;妻兒真烈,合該得五花官誥七香車。也強如帶滿頭花,向午門左右把狀元接;也強如掛拖地紅,兩頭來往交媒謝。今日個改換別,成就了一天錦繡佳風月。(云)我掩上這門,看有甚人來此。(院公持掃帚上,云)哥哥祭奠去了,嫂嫂跟前回復去咱。(見科,云)嫂嫂,舍人祭奠去了。院公特地說與嫂嫂得知。(正旦云)院公可要在意者,則怕老相公撞將來。(院公云)老漢有句話敢說么?今日清明節,有甚節令酒果,把些與老漢吃飽了,只在門首坐著,看有甚的人來。(旦與酒肉吃科)(院公云)夜來兩個小使長把墻頭上花都折壞了,今日休教出來,只教書房中耍,則怕老相公撞見。(正旦唱)
  【喬牌兒】當攔的便去攔,我把你個院公謝。想昨日被棘針都把衣袂扯,將孩兒指尖兒都撾破也。
  (端端云)奶奶,我接爹爹去來。(正旦云)還未來哩?。ǔ?/font>
  【幺篇】便將球棒兒撇,不把膽瓶藉。你哥哥,這其間未是他來時節,怎抵死的要去接?
  (院公云)我門口去吃了一瓶酒,一分節食,覺一陣昏沉。倚著湖山睡些兒咱?。ǘ碩舜蚩疲ㄔ汗疲┗I比艘?。小爺爺!你耍到房里耍去。(又睡科,重陽打科)(院公云)小奶奶,女孩家這般劣?。ㄓ炙?,二人齊打科)(院公云)我告你去也,快書房里去?。ㄅ嶸惺橐徘?,云)夫人共少俊祭奠去了,老夫心中悶倦,后花園內走一遭去,看孩兒做下的功課咱。(見院公云)這老子睡著了。(做打科)(院公做醒、著掃帚打科,云)打你娘,那小廝?。ㄗ黽趴疲ㄉ惺樵疲┱飭礁魴〉氖撬??(端端云)是裴家。(尚書云)是那個裴家?(重陽云)是裴尚書家。(院公云)誰道不是裴尚書家花園,小弟子還不去?。ㄖ匱粼疲└嫖業?、奶奶說去。(院公云)你兩個采了花木,還道告你爹爹、奶奶去?跳起恁公公來也,打你娘?。餃俗嚦疲ㄔ汗疲┠懔礁霾煌肚懊孀?,便往后頭去?(二人見旦科,云)我兩人接爹爹去,見一老爹,問是誰家的。(正旦云)孩兒也,我教你休出去,兀的怎了?。ㄉ惺樽鲆飪?,云)這兩個小的,不是尋常之家。這老子其中有詐,我且到堂上看來。(正旦唱)
  【豆葉兒】接不著你哥哥,正撞見你爺爺。魄散魂消,腸慌腹熱,手腳獐狂去不迭。相公把柱杖掂詳,院公把掃帚支吾,孩兒把衣袂掀者。
  (尚書云)咱房里去來。(到書房,正旦掩門科)(尚書云)更有誰家個婦人?(院公云)這婦人折了俺花,在這房內藏來。(正旦唱)
  【掛玉鉤】小業種把櫳門掩上些,道不的跳天撅地十分劣。被老相公親向園中撞見者,唬的我死臨侵地難分說。(尚書云)拿的芙蓉亭上來。(正旦唱)氳氳的臉上羞,撲撲的心頭怯;喘似雷轟,烈似風車。
  (院公云)這婦人折了兩朵兒花,怕相公見,躲在這里。合當饒過,教家去。(正旦云)相公可憐見,妾身是少俊的妻室。(尚書云)誰是媒人?下了多少錢財?誰主婚來?(旦做低頭科)(尚書云)這兩個小的是誰家?(院公云)相公不合煩惱合歡喜。這的是不曾使一分財禮,得這等花枝般媳婦兒,一雙好兒女,合做一個大筵席。老漢買羊去,大嫂,請回書房里去者。(尚書怒科,云)這婦人決是倡優酒肆之家?。ㄕ┰疲╂槍倩氯思?,不是下賤之人。(尚書云)噤聲!婦人家共人淫奔,私情來往,這罪過逢赦不赦。送與官司問去,打下你下半截來。(正旦唱)
  【沽美酒】本是好人家女艷冶,便待要興詞訟發文牒,送到官司遭痛決。人心非鐵,逢赦不該赦。
  【太平令】隨漢走怎說三貞九烈,勘奸情八棒十挾。誰識他歌臺舞榭,甚的是茶房酒舍。相公便把賤妾,拷折下截,并不是風塵煙月。
  (尚書云)則打這老漢,他知情。(張千云)這個老子,從來會勾大引小。(院公云)相公,七年前舍人哥哥買花栽子時,都是這廝搬大引小,著舍人刁將來的。(張千云)老子攀下我來也。(尚書云)是了,敢這廝也知情!
 ?。ㄕ┏?/font>
  【川撥棹】賽靈輒,蒯文通,李左車;都不似季布喉舌,王伯當尸疊。更做道向人處無過背說,是和非須辯別。
  (尚書云)喚的夫人和少俊來者。(夫人裴舍上,見科)(尚書云)你與孩兒通同作弊,亂我家法。(夫人云)老相公,我可怎生知道?(尚書云)這的是你后園中七年做下的功課!我送到官司,依律施行者。(裴舍云)少俊是卿相之子,怎好為一婦人,受官司凌辱,情愿寫與休書便了。告父親寬恕。(正旦唱)
  【七弟兄】是那些劣(忄敝),痛傷嗟也,時乖運蹇遭磨滅。冰清玉潔肯隨邪,怎生的拆開我連理同心結!
  (尚書云)我便似八烈周公,俺夫人似三移孟母。都因為你個淫婦,枉壞了我少俊前程,辱沒了我裴家上祖。兀那婦人,你聽者:你既為官宦人家,如何與人私奔?昔日無鹽采桑于村野,齊王車過見了,欲納為后同車。而無鹽曰:“不可,稟知父母,方可成婚;不見父母,即是私奔。”呸!你比無鹽敗壞風俗,做的個男游九郡,女嫁三夫。(正旦云)我則是裴少俊一個。(尚書怒云)可不道“女慕貞潔,男效才良;聘則為妻,奔則為妾”。你還不歸家去?。ㄕ┰疲┱庖鱸狄彩翹齏偷?。(尚書云)夫人,將你頭上玉簪來。你若天賜的姻緣,問天買卦,將玉簪向石上磨做了針兒一般細。不折了,便是天賜姻緣;若折了,便歸家去也。(正旦唱)
  【梅花酒】他毒腸狠切,丈夫又軟揣些些,相公又惡(口歆)(口歆)乖劣,夫人又叫丫丫似蝎蜇。你不去望夫石上變化身,筑墳臺上立個碑碣。待教我?。ㄢ啾鄭ㄢ啾鄭?,愁萬縷,悶千疊;心似醉,意如呆;眼似瞎,手如瘸;輕拈掇,慢拿捻。
  【收江南】呀?。ㄍ跫┒+毜嘧雋肆餃?,有鸞膠難續玉簪折,則他這夫妻兒女兩離別。總是我業徹,也強如參辰日月不交接。
  (尚書云)可知道玉簪折了也,你還不肯歸家去?再取一個銀壺瓶來,將著游絲系住,到金井內汲水。不斷了,便是夫妻;瓶墜簪折,便歸家去。(正旦云)可怎了!
 ?。ǔ?/font>
  【雁兒落】似陷人坑千丈穴,勝滾浪千堆雪。恰才石頭上損玉簪,又教我水底撈明月。
  【得勝令】冰弦斷,便情絕;銀瓶墜,永離別。把幾口兒分兩處;(尚書云)隨你再嫁別人去。(正旦唱)誰更待雙輪碾四轍。戀酒色淫邪,那犯七出的應(扌棄)舍;享富貴豪奢,這守三從的誰似妾!
  (尚書云)既然簪折瓶墜,是天著你夫妻分離。著這賊丑生與你一紙休書,便著你歸家去。少俊,你只今日便與我收拾琴劍書箱,上朝求官應舉去。將這一兒一女收留在我家。張千,便與我趕離了門者?。ㄏ攏ㄅ嶸嵊氳┬菔榭疲ㄕ┰疲┥倏?,端端,重陽,則被你痛殺我也!
 ?。ǔ?/font>
  【沉醉東風】夢驚破情緣萬結,路迢遙煙水千疊。常言道有親娘有后爺,無親娘無疼熱。他要送我到官司,逞盡豪杰。多謝你把一雙幼女癡兒好覷者,我待信拖拖去也。
  (云)端端,重陽,兒也!你曉事些兒個,我也不能夠見你了也?。ǔ?/font>
  【甜水令】端端共重陽,他須是你裴家枝葉。孩兒也啼哭的似癡呆,這須是我子母情腸,廝牽廝惹,兀的不痛殺人也!
  【折桂令】果然人生最苦是離別,方信道花發風篩,月滿云遮。誰更敢倒鳳顛鸞,撩蜂剔蝎,打草驚蛇?壞了咱墻頭上傳情簡帖,拆開咱柳陰中鶯燕蜂蝶。兒也咨嗟,女又攔截,既瓶墜簪折,咱義斷恩絕!
  (張千云)娘子,你去了罷!老相公便著我回話哩。
 ?。ㄕ┰疲┥倏?,你也須送我歸家去來。(唱)

  【鴛鴦煞】休把似殘花敗柳冤仇結,我與你生男長女填還徹。指望生則同衾,死則共穴。唱道題柱胸襟,當壚的志節,也是前世前緣,今生今業。少俊呵,與你干駕了會香車,把這個沒氣性的文君送了也?。ㄏ攏?br />   (裴舍云)父親,你好下的也。一時間將俺夫妻子父分離,怎生是好?張千,與我收拾琴劍書箱,我就上朝取應去。一面瞞著父親,悄悄送小姐回到家中,料也不妨。(詩云)正是:石上磨玉簪,欲成中央折。井底引銀瓶,欲上絲繩絕。兩者可奈何,似我今朝別。果若有天緣,終當做瓜葛。(下)  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四折


  (正旦引梅香上,云)自從裴少俊將我休棄了,回到洛陽,父母雙亡,遺下幾個使數和那宅舍莊田,依還的享用富貴不盡。則是撇下一雙兒女,又未知少俊應舉去,得官也不曾,好傷感人也?。ǔ?/font>
  【中呂】【粉蝶兒】簾卷蝦須,冷清清綠窗朱戶,悶殺我獨自離居。落可便想金枷,思玉鎖,風流的牢獄。(內做鳥鳴科)
  (唱)誰叫你飛出巴蜀,叫離人“不如歸去”。
  【醉春風】家萬里夢蝴蝶,月三更聞杜宇。則兀那墻頭馬上引起歡娛,怎想有這場苦、苦。都則道百媚千嬌,送的人四分五落,兩頭三緒。
  (裴舍上,詩云)親捧丹書下九重,路人爭識五花驄。想來全是文章力,未必家門積善功。小官裴少俊,自從上朝取應,一舉狀元及第,就除洛陽縣尹之職。來到這洛陽城,我且換了衣服,跟尋我那李千金小姐去。問人來,則這里便是李總管家,府門首兀的不是梅香。小姐在家么?(梅香見科,云)我則做不知。我這里有甚么小姐!這個漢子不達時務,你這里立地,我家去也。(見旦科,云)你歡喜也!姐夫在門首。(正旦云)這妮子又胡說!果然是他,你看他穿著甚么衣服哩?(梅香云)他穿著秀才的衣服。小姐,真個我不說謊。(正旦云)可怎生穿著秀才衣服?。ǔ?/font>
  【滿庭芳】長安應舉,羞歸故里,懶睹鄉閭。他那里談天口噴珠玉,一*的者也之乎;他那三昧手能修手模,讀五車書會寫休書。教齋長休題柱,想他人有怨語,兀的不笑殺漢相如。
  (裴舍云)梅香進去了就不出來,我自過去。(做見旦科,云)小姐,間別無恙?今日還來尋你,依舊和你相好,重做夫妻。(正旦云)裴少俊,你是說甚么話?。ǔ?/font>
  【普天樂】你待結綢繆,我怕遭刑獄。我人心似鐵,他官法如爐。你娘并無那子母情,你爺怎肯相憐顧?問的個下惠先生無言語。他道我更不賢達,敗壞風俗;怎做家無二長,男游九郡,女嫁三夫。
  (裴舍云)小姐,我如今得了官也,我父親致仕閑居。我特來認你,我就在此處為縣尹。(正旦唱)
  【迎仙客】你封為三品官,列著八椒圖,你父親告致仕,卻離了京兆府。吏部里注定遷移,戶部里革罷了俸祿。枉教他遙授著尚書,則好教管著那普天下姻緣簿。
  (裴舍云)我則今日就搬將行李來。(正旦云)我這里住不的?。ǔ?/font>
  【石榴花】常言道好客不如無,搶出去又何如。我心中意氣怎消除!你是窨付、負與、何辜。既為官怎臉上無羞辱?(裴舍云)我與你是兒女夫妻,怎么不認我?(正旦唱)你道我不識親疏。雖然是眼中沒的珍珠處,也須知略辯個賢愚。
  (裴舍云)這是我父親之命,不干我事。(正旦唱)
  【斗鵪鶉】一個是八烈周公,一個是三移孟母。我本是好人家孩兒,不是娼人家婦女,也是行下春風望夏雨。待要做眷屬,枉壞了少俊前程,辱沒了你裴家上祖!
  (裴舍云)小姐,你是個讀書聰明的人,豈不聞:“子甚宜其妻,父母不悅,出。子不宜其妻,父母曰:‘是善事我。’則行夫婦之禮焉,終身不衰。”(正旦云)裴少俊,你是不知,聽我說與你咱。(唱)
  【上小樓】恁母親從來狠毒,恁父親偏生嫉妒。治國忠直,操守廉能,可怎生做事糊突!幸得個鸞鳳交,琴瑟諧,夫妻和睦,不似你裴尚書替兒嫌婦。
  (尚書引夫人、端端、重陽上,云)老夫裴尚書。我問人來,這便是李總管家府里。聽的少俊孩兒得了官,授本處縣尹,媳婦兒不肯認他。我引著兩個孩兒同老夫人,可早來到也。左右,報復去,道裴尚書在于門首。(祗候報科)(裴舍云)呀!父親在門首,我接去。父親,你孩兒得了官也,授本處縣尹;媳婦不肯相認,道我當初休了他來。(尚書云)孩兒在那里?(見旦科,云)兒也,誰知道你是李世杰的女兒,我當初也曾議親來,誰知道你暗合姻緣。你可怎生不說你是李世杰的女兒,我則道你是優人娼女。我如今和夫人、兩個孩兒,牽羊擔酒,一徑的來替你陪話,可是我不是了。左右,將酒來,你滿飲此一杯。(正旦唱)
  【幺篇】他把酒盞兒擎,我便把“認”字兒許?(夫人云)你看我的面皮,我替你抬舉的兩個孩兒偌大也,你認了俺者。(端端、重陽云)奶奶,你認了俺者。(正旦唱)赤緊的陶母熬煎,曾參錯見,太公跋扈。一個兒,一個女,都一時啼哭,(帶云)哎!兒,則被你想殺我也?。ǔ┬朧前扯喜渙俗幽賦Χ?。(尚書云)哎!你認了我罷。(正旦云)你休了我,我斷然不認?。ㄉ惺樵疲┠慵炔蝗?,引著孩兒回去。(端端、重陽悲云)奶奶,你好狠也,則被你痛殺我也!你若不認,要我兩個性命怎的?我兩個死了罷。(正旦云)我待不認來呵,不干你兩個事,罷,罷,罷!我認了罷。公公,婆婆,你受媳婦幾拜。(尚書云)既是孩兒認了,將酒來!我與你慶喜,你滿飲一杯者。(正旦拜受科,唱)
  【十二月】這是你自來的媳婦,今日參拜公姑。索甚擎壺執盞,又怕是定計鋪謀。猛見了玉簪銀瓶,不由我不想起當初。
  【堯民歌】呀!只怕簪折瓶墜寫休書,(尚書云)孩兒,舊話休題。(正旦唱)他那里做小伏低勸芳醑,將一杯滿飲醉模糊。(裴舍云)小姐,須索歡喜咱。(正旦唱)有甚心情笑歡娛,躊也波躕。賊兒膽底虛,又怕似趕我歸家去。
  (尚書云)孩兒也,您當初等我來問親,可不好;你可瞞著我私奔來宅內,你又不說是李世杰女兒。(正旦云)父親,自古及今,則您孩兒私奔哩?(唱)
  【耍孩兒】告爹爹奶奶聽分訴,不是我家丑事,將今喻古。
  只一個卓王孫氣量卷江湖,卓文君美貌無如。他一時竊聽求凰曲,異日同乘駟馬車,也是他前生福。怎將我墻頭馬上,偏輸卻沽酒當壚。
  【煞尾】今日個五花誥準應言,七香車談笑取。愿普天下煙眷皆完聚,荷著萬萬歲當今圣明主。
  (尚書云)今日夫妻團圓,殺羊造酒,做慶喜的筵席。
 ?。ㄊ疲┐永磁蟛恢辛?,馬上墻頭亦好逑。只要姻緣天配合,何必區區結彩樓。


  題目李千金月下花前
  正名裴少俊墻頭馬上
  

新華字典查詢提示 提示:不明白的漢字去新華字典搜索下。  


【注釋賞析】

如果您認為還有待完善,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,請編輯它

貢獻者


 

《墻頭馬上》 元·白樸作。主要寫李千金與裴少俊相愛而私自結合,后被裴父發現趕出,最終團圓的故事,塑造了敢于反抗封建禮教的李千金這一形象。共四折。

      劇情是:尚書裴行檢的兒子少俊,奉唐高宗命去洛陽買花。一日經過洛陽總管李世杰的花園,在馬上看見他家女兒倚墻而立,便寫詩投入。李千金寫了答詩,約他當夜后園相見。少俊果然從墻頭跳入,被李千金乳母發現,令二人悄悄離去。少俊攜李千金回到長安家中,將她藏在后花園。兩人共同生活了七年,生子端端六歲,女兒重陽四歲。

      清明節,少俊陪同母親外出祭奠,裴行檢因身體欠佳留在家中,偶然來到花園,碰見端端兄妹,詢問后得知始末。裴行檢認為李千金行為失檢,命少俊寫休書趕李千金回家,卻留下了兩個小孩。李千金回到洛陽家中,因父母已亡,在家守節。后來裴少俊中進士,任官洛陽令,并將父母迎至任所,他欲與李千金復合,李千金怨恨他休了自己,執意不肯。這時裴行檢才知李千金是他舊交李世杰之女,以前也曾為兒女議婚。一番說明與求情之后,李千金這才原諒了他們,夫婦二人破鏡重圓。

      《墻頭馬上》全名《裴少俊墻頭馬上》,有明脈望館藏《古今名家雜劇》土集本、《元明雜劇》本、《元曲選》乙集本、《柳枝集》本、《元人雜劇全集》本。昆曲,京劇皆有此劇。


評論請先登錄


扎金花看牌器怎么下载 双色球机选一般中不了 十分快三计划预测 2018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黑龙江时时中奖设 北京pk10直播网 牛牛抢庄赢钱技巧 重庆时时玩法破解 时时彩每天赢钱的方法 网赌龙虎刷反水怎么做 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网页版 无错30码特围 ag揭秘 黑龙江时时投注网